腿超短的柯基

这里是柯基,一只搬运工
翻译部分是由我负责,汉化到图上这种....还在尝试...会尽快学会的!!
——————————————————
以搬运SPN,底特律系列,Nivanfield.
还一个弱弱的洛卡的写手..
SPN系列的资源真的特别难找,是真的很难更新,希望大家多等等...
更新什么的,都是随机,有可能会日更,也有可能更新一大堆,然后就消失了(什么1周什么的,也是干得出来的)
如果有想吃什么粮或者资源,可以私信,我会去要授权并搬运过来!
希望大家喜欢(别打死我就好)
QQ:837986648(需要原图的话,或者想要柯基搬运什么的话随时欢迎添加)(或者吐槽我,也没什么的)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defenstratin

画手链接:http://defenstratin.tumblr.com/


授权见P2

Keep me alive, make me cold

Carve me up, and I will shine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翻译,自己翻译出来的还特别中二)

(放原文)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fun-rai-per

画手链接:http://fun-rai-per.tumblr.com/


授权见P2

和Connor一起做吃的!!

(学Sumo老偷吃)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whiteflame.tumblt.com/


授权见P4

2019-2038

The Spaces Between Seconds


顷刻之间


ellebeedarling


【授权搬运/翻译】



P1 作者自做的图

P2 内容涵盖

作者:ellebeedarling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07149/chapters/38407955


作者已经授权,已经单独发布了. 希望不会引起过多的麻烦.


希望大家喜欢这位作者的作品,目前截止到了第4章,柯基会尽力翻译跟上进度。


作者还在更新,大家可以敬请期待.


 


 


前言:


“在我看来他还是一个挺实诚的人”Kaidan说到,尽管他并不认识那个男人,但却投出羡慕之意.


“他是的,一个你最想要见到的最好的人,”Shepard说着走进了Flux,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而且他是同性恋…并且单身.” 她朝Kaidan眨眼暗示了一下,随后她放眼望去人群中,寻找John的身影.


 


***


 


John Shepard是一位外科医生,有着正常,尽管孤独的生活,还有一个臭名昭著的双胞胎妹妹.


Kaidan Alenko是一名士兵,一个想要做出改变的士兵.


当Jane介绍他们俩的时候,他们之间擦出了火花. 但是战争不会等待任何东西—甚至爱情.


 


 


Chapter ONE


 


“我不知道他们被称作为什么,顷刻之间-但我总是在那些之间里想起你“


 


--Salvador Plascencia, The People of Paper


 


 


 


“我的老天,我需要喝一杯!“


 


Kaidan笑着跟着红头发的冲击进入人群. 神堡的码头上总是充斥着生机. 工人急于完成工作并回家过夜,旅行者急忙赶上交通工具,寻找一个简单标记的罪犯全都匆忙地


随着Normandy的船员走向48小时得岸边离开.


 


如果他对自己实话实说,他承认他们是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尽管他能够意识到这是关系到银河系重要性的使命,但船员们的躁动和疲劳他并不能这样轻易的无视掉. 他们都迫切的渴望着休假. 几天前,Bakari和Crosby一直在讨论他们打算要做的所有事情. 但Kaidan并不想要打破他们美梦,48小时之内要把那些做完是不可能的. 不久他们自己也能意识到他们会感到失望的. 他根本不需要给他们“剧透“.


 


Jane Shepard轻拍她的万用工具去回复消息,熟练地驾驶着闯过了人群和蜿蜒的走廊. 尽管她看上去似乎并没有注意过周围的环境. 当Kaiden听到对她刚发送回复他的信息时,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


 


已经有了几天,短暂的日子,Kaidan让Shepard对他的钦佩更加深刻了. 那些感觉很快就消失了,从刚登上Normandy 1周时 他对于他的英雄崇拜现在已经融合成了友情和敬仰. Shepard 比起以前从属的其他的指挥官来说,他独一无二的. 因为他更愿意与船员们拥有更密切的关系. 反过来,Kaidan认为她比起他的同事来说更值得敬畏,当然除开了Captain Anderson, 还有和他并肩作战的兄弟们. 他们很少会有讨论任何后果,Kaidan在这方面和领域里与每个人都能很好的和别人合拍.


 


“什么让你如此开心,指挥官?”他问道.


 


“John会和我们在Flux见面!”


 


“John?你的兄弟?”


 


“我的双胞胎哥哥,”Shepard提醒了他,然后向酒吧走去了.


 


“他任然是母亲的最爱,”说着,她噘起了嘴,“但至少我还有爸爸.”


 


“好吧,这样是会好一些,“Kaidan说到,当她温柔地推了推她,他笑了出来.


 


“你知道吗. 我敢打赌你会恨透他,”她不经意地眨眼出卖了她. 从这些简短的Shepard双胞胎的对话中,Kaidan已经知道Jane其实是喜欢她的哥哥的. 说实话,这激起了Kaidan对于那个男人的好奇心了.


 


“我猜他肯定有很多尴尬的故事要讲给你听.” Kaidan听到她的抱怨时,不禁笑了出来.


 


“虽然我们说过不能再这么做了,“塔州了皱眉头. “但是如果他如果敢试着讲出来,我就敢打爆他!”


 


Kaidan又笑了出来,这时的他们已经离Flux很近了. 舞厅音乐的混响在他的脑海中嗡嗡作响. 他想着或许在离开飞船之前还是得先吃点药把头疼抑制住.


 


很多次他想要说服自己把自己的植入物换成更安全的L3,但是他的能力比起L3强到他自己都没有见识过. 当然,没有指挥官强. 但是他并没有放弃那个想法,把大脑完整的扫描一遍,然后做手术去重新安装一个植入物,但是现在并没有完全的保障在他做完这个手术之后会不会成变成一个植物人. 头疼也只是一个小小的作为活着的代价而已. “嘿,你的哥哥是异能者吗?”


 


“不,他是个医生. 我想如果他是异能者的话,他应该也加入星联了.”


 


“但这也是一个很蠢的理由不去加入啊. 我们也有很多非异能者的士兵.”


 


“哦,那并不是他的理由不去加入,“她喃喃道,慢慢地走着,却被一个卖星联纪念品的商店吸引住了. 她拿起了一个像哈纳尔的咖啡杯,忍不住笑了出来. 泡泡糖粉的杯身,旁边长出了一个触手般的环绕着,其中一个成了手柄, 其余的被用作成了支架. 还有一串蓝色的文字 “This One Lives For Hot Caffeinated Beverages”(这位是为了热咖啡因饮料而活着的). 这是Kaidan见过的最黏糊糊的咖啡杯了.Shepard兴高采烈的付了钱,用她那绿色的激动的双眼望向了Kaidan.


 


“那东西看上去很糟糕,” 他说到


 


“对吧!John绝对会喜欢这个!”


 


他晃了晃脑袋,店长把礼物包了起来. “你的哥哥会喜欢这种俗气的咖啡杯?“


 


“Mmhm,他有一整套收藏品在他的公寓里. 这是一种我们一起玩的游戏. 都是一种习惯了. 我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他带一个很搞笑的咖啡杯. 他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他会给我买一个很恐怖的短袖. 我觉得这可能是属于我们之间的事.”


 


“这实际上很甜蜜了.”


 


“Pfft…明显你是个独生子,Alenko,“ 她笑着说到,”如果你说有兄弟是一件好事的话.”


 


“罪名成立. 不知道我的父母能不能承受另外一个我.”


 


Shepard狂笑着. “你可不是一个问题儿童.”


 


“我小时候生过很多病. 暴露在零号元素立场下的副作用. 之后脑力集中营离…不管怎样,我猜他们会很开兴能够最后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啊,我敢肯定你已经被人看在眼里了,Kaidan.”


 


他的脸稍泛微红,清了清嗓子. “所以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哥哥没有加入星联.”


 


“他一直立志想要成为医生. 从我拥有记忆开始,他就一直怀揣着这个梦想.爸爸和妈妈尝试着想要说服他去参加星联,因为他们也需要医生,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说他可以在民用部门做出更大的改变.”


 


“所以为什么你觉得如果他是异能者他就能够加入了.”


 


“因为他就是那种人啊. 他总是想着什么更高利益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废话. 他不过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罢了. 但是我总是情不自禁的喜欢那个蠢货. 他是神堡里最受好评的人类外科医生之一. 但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假期挥洒在那些温暖的地方,而是给小屋刷油,手里撑着伞,喝着酒来度过. 他还去涉足一些位置的空间,然后设立一个免费的诊所给当地的逃难者和被殖民者. 我告诉他关于Feors的事情,然后他立马定下了过去的票,然后自己琢磨怎样能够帮助他们恢复.


 


“在我看来他还是一个挺实诚的人”Kaidan说到,尽管他并不认识那个男人,但却已经投出羡慕之意.


 


“他是的,一个你最想要见到的最好的人,”Shepard说着走进了Flux,脸上带着一抹微笑. “而且他是同性恋…并且单身.” 她朝Kaidan眨眼暗示了一下,随后她放眼望去人群中,寻找John的身影.


 


Kaidan瞥了一眼寻找其他船员的任何迹象,不知道指挥官最后一次宣布到底说了些什么. 在她的话语中明显能够透露出一丝激动,但是他从来没见过那个男人. 对于像确认关系这样的事情来说,现在还为时太早. 这个地方挤满了醉酒者,舞者还有赌徒. Raucous的音乐砸进了他的头骨里. 他决定在他的偏头疼疼起来之前最好先喝上几杯,免得在休假时被迫降级到船上.


 


在他能够走到酒吧之前,Shepard尖叫着,朝着人群中一个高大的男人跑了过去. Kaidan笑了笑看着那个男人把她抱起来转了几圈. 他们相互交换了礼物:咖啡杯给John,还有一件天知道多难看的短袖,红色大的阿苏里蓝色亮片拼出的Azure-即将结束. 当Jane把换到制服上的时,Kaidan翻了个白眼.


 


Shepard向他挥了挥手,走进后抓住了他的手臂. “Kaidan Alenko 中尉这是我的双胞胎医生哥哥John Shepard.


 


“我的荣幸,” John说到,脸上闪过的微笑让Kaidan心漏了一拍.


 


“我也是,” Kaidan与那个男人握了握手,小心翼翼地留下了第一印象—身高,深色的头发,轮廓分明的脸,以及Kaidan所见过最蓝的眼睛. John Shepard的微笑让他感到了一丝无力,还有医生应该拥有的身材绝对不是他面前这样的.宽广的肩膀还有明显锻炼过的肌肉. Kaidan的微笑映照出了John所说的,”指挥官给我说过你.”


 


John翻了白眼. “哦,我的天啊. 她可什么都没说过. 我猜如果你是当面和我说话的话,应该没有那么糟糕. 或者你只是过分的礼貌了.”


 


“他是加拿大人,“ Shepard插了句嘴. ”拜托,我们去喝点什么吧,我想喝个烂醉今晚.”


 


“听着听着!” John说到,一拳打在空气上. “第一轮算我的!” 他轻松地将Kaidan搂在手臂里,让他知道他也是其中之一,然后再用手搂着他妹妹的肩膀上,带他们去了酒吧. “该干什么呢?我觉得我们得先拍一张.”


 


“Buttery Nipple,” Shepard 喊了出来.


 


“Ugh..那些粘粘的甜过头的东西让我恶心,Jane“John抱怨了几句. “威士忌怎么样?”


 


Jane噘起了嘴,“oh,拜托Jonny.”


 


“好吧,“他叹了口气,只好妥协. ”但只有这一次,不然我等一下会让你后悔到,让你喝到把内脏都给吐出来.”


 


指挥官Shepard吐舌,而他的哥哥大笑,而Kaidan在一旁笑着看着整个剧情..


 


“Kaidan,” John转过身看看这中尉,皱起眉毛,质疑着,“你还好吗?”


 


“个人来说,我更喜欢威士忌,但是…这是在罗马把,我想.”


 


“这就对了,Kaidan“ Jane大吼


 


随着另外一声叹气之后,John尽职尽责地给他的妹妹点了一些水果味的霓虹混合饮料,给自己和Kaidan点上了几瓶啤酒. 两个男人都先一脸疑惑地望着自己手中的酒杯,然后四目锁在了一起. John给他提出了一个抱歉的耸肩,随后Kaidan才反应过来他们三个碰杯,并且都喝完了.


 


“该死”John喃喃到,而Kaidan低头做了鬼脸,悄悄地低语到“该死” 再一次,他们一起伸手去拿他们的啤酒,把嘴里的甜味冲掉.


 


“我再也不要这么做了,”John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在也不在乎你有多么痛苦了.”


 


Jane笑着看着自己的哥哥. “好啦,喝几杯威士忌,我们就走人吧“


 


“你跳舞太差劲了,世界最差,Jane.” John笑着说道,但他的手臂被一拳打向的时候,他笑得更大声了. 他们喝了一杯威士忌,比起的第一次使用黄油地Kaidan来说更适合,Shepard走向了舞池,留下两人独处了.


 


瞥一眼四周,Kaidan看到了Garrus, Tali,还有 Wrex. 他们四个似乎玩的都挺不亦乐乎的. 他回头,发现John已经用他那双迷人的蓝眼如同鹰一般盯着他. 他清了清喉咙. “所以,你是医生了,huh?“


 


“外科医生,实际上“ John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然后和喝了口啤酒. “我从小的梦想,自从我在星舰上呆过之后,我就决定了那里都比加入星联好.”


 


Kaidan笑了笑. “我猜我和你刚好相反,想要去帮助人类. 因为我的异能,所以我觉得星联或许是最好的归属. 还有我想要去探索着浩瀚的银河.”


 


“huh,异能?Jane总能掌控住得到足够的零度辐射,然后去操纵暗物质. 而我只知道发光,当我生气的时候.” 他笑着,又喝下了另一口.


 


“这很有趣,“他笑着回答了他.


 


“我能用技术性解释让你感到无聊,但是…我可不想把一个晚上就这么给讲没了.”


 


在几杯啤酒下肚之后,Kaidan已经觉得很惬意了,他发现他自己被医生John Shepard吸引住了. 这个男人十分帅气,友善,礼貌,甚至很有幽默感. 他身体微微前倾,降低他的声音“那你打算说些什么,度过这一晚呢?“


 


John脸色的双眼露出了有趣的神态. 那个男人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他的妹妹插入其中打断了他. 她在两个男人之中晃来晃去. Jane晃的有些喘不过气,刘海因为汗水而黏在了额头上. 笑了一下,匆匆放弃了她的饮料,回到了舞池,向她的哥哥挥了挥手.


 


Kaidan看着John皱眉,并示意酒保将他们的酒满上. 一个男人侧身贴近他的妹妹,小声的说着什么,小声到足够Kaidan不会偷听到,但是这让Jane笑得更猖狂了. John的怒容加深了,指挥官带着他们离开酒吧,走向了他们朋友的桌子,所有人都笑得十分开心》


 


John和Kaidan最终走到了桌子的两端,医生突然被Tali和Liara邀请入了交谈中. Garrus和Wrex正被Kaidan帮助挑选出效率最高的散热器. 一个他根本毫不了解的话题. 他不停地朝桌子的另一端瞥去,时不时还望向了医生Shepard和其他人. 总是,他或者Shepard的注意力被分散了. 他感觉到John被他们的谈话无聊到了,但是他太客气了,不能说什么.


 


一个小时后,Shepard咧嘴一笑,俯身拍了拍John的胳膊. 指挥官站起来并把Liara和Tali从桌子上拉下来时,Kaidan发现了John眼中的怒火.他不知道Jane对他说了什么,但是John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当那些女士将他拉入舞池. 他迅速换了位置,把椅子放在Garrus的另一边,这样他就可以加入谈话了.


 


“我想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吃的,“Wrex说到,并且Garrus在离开时也为自己找了一些借口. Kaidan觉得事情有一些蹊跷,似乎有什么阴谋在酝酿着. 但他并不会抱怨和John独处. 他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爱上一个人需要认识他,让他们之间的友情和信任随着时间的发展而推移.—但他不能否认John Shepard对他的吸引力. 他肯定是一个Kaidan想要更好的了解的一个人.


 


“似乎有点奇怪,所有的人都必须离开.”John滑进Garrus的座位上,笑着对他说. ”我不是在抱怨,请注意. 我承认我可以为一片论文关于今晚之前我对Quarian成人礼的从一无所知到这种程度.”


 


Kaidan喝了口啤酒,笑着,想要掩饰住自己可能会突然神经. “Tali是个好蛋” 他说,然后皱了皱眉头. 这听起来真的很愚蠢. “我的意思说…她很好“他咳嗽道.”你还需要另外一杯啤酒吗?“


 


John看了看他的瓶子,发现已经见底了. “老实说,我需要,不过让我来吧“


 


“我来吧“Kaidan坚持着要自己来.”这是最后一轮了“他立马走向了酒吧趁John还能拒绝他之前,然后他回来了. 他发现Tali已经坐在了医生的旁边. John被quarian说的什么逗乐了,然后在Kaidan走近时恳求了他一眼.


 


“然后万能工具中我最喜欢的牌子是Nexus,“Tali说到,将她的万能工具晃到了John的眼前.”它是同时运行多个攻击流程的万用工具中市场上卖得最好的.“


 


“啊,嗯“John说到,点头回应. Kaidan注意到男人的双眼,不禁笑了一下.


 


“John可不是士兵,Tali“Kaidan说道


 


“哦,对了“她说,紧张的扭动着她的手指. “那么….你更喜欢什么型号?”


 


“我的是学者”John说到,举起手臂并激活. “在医疗用途中他们是顶级产品. 医疗扫描仪和诊断套件对我的工作来说时不可或缺的. 当然,日常应用程序是最多的—像我的音乐播放列表.我也承认,午餐休息室我也经常玩纸牌游戏.” 他笑着对quarian说,Kaidan几乎一位他听到了梦幻般的吟唱,甚至在他们周围酒吧的喧嚣之上.“你觉得怎么样,Kaidan”


 


“干得漂亮,医生.” Kaidan明白道,将啤酒递给了他.


 


“我似乎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John向他眨眨眼,把酒放在嘴唇上. Kaidan舔了舔他的以示回应. 因为他看着那个男人,特别是那个饱满柔软的嘴唇,以及他对于他的亚当的苹果这种行为晃动的方式. John把头靠了回来,拉长了他的脖子,在他喉咙光滑的皮肤上把偶除了一颗痣, 这个行为让Kaidan感到突然收到了味觉的冲击. 真的,这么性感的喝着啤酒,简直是在引人犯罪.


 


他们开始谈起了各自的童年,Kaidan小心翼翼地没有提起关于BAaT和Rahna. 不然会让那个男人误以为他仍然在为她而烦恼. Shepard表达了她对Kaidan没能摆脱青少年恋情还有之后的事情感到堪忧. 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蠢,还有自己都说了什么. 他还是最好不要去讨论这个话题不然他会再一次犯同样的错误. 然而他还是犯了,然后谈起了关于温哥华的事情,那个果园和那个夏天,John也表示他对于这个感兴趣.


 


“我还没有在陆地上呆过很久.” John告诉他. ”如果我退休了,我想去一个星球上,一个能够让我去探索新的事物.”


 


“这是所谓的Shepard的冒险精神?“


 


John大笑. ”我想这十八我们的父母都是士兵,所以他们都挺爱冒险的.”


 


John在其他船员来之前讲了几个Jane尴尬的故事. John没有让位,还是和Kaidan坐在一起,将剩余的夜晚都与他一起度过. Kaidan抓住了医生不经意流露出的孤独的目光,用微笑归还给了他. 当John向前考,无意间听到Liara什么更好,这一瞬间,他们的膝盖相碰,他笑了笑,像个白痴一样,但他并不在乎.


 


最后,医生告诉他第二天他还有早班,这一部分无疑对于Kaidan来说是失望的,随后那个男人走到桌边,和所有人握了手,最后停在了Kaidan旁边. 他们相互凝视了很久,久到在场的所有人都能够嘲笑他们俩了. John也是第一次不禁带着羞怯的笑容望着一旁.


 


“很高兴认识你,Kaidan” 他温柔的说着.


 


“我也是,John“


 


”来吧,罗密欧,“ Jane笑着打断了他们俩,将手臂绕在John手臂上. “我带你回家“


 


-TBC


 


———End of Chapter One

【授权】


翻译文章—The spaces between seconds

作者-ellebeedarling


原语言-英文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hw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冷冷,又潮湿的早上...

当然要男友抱着起床(呸)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hw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新年快乐,dipshit

【搬运】

图源于 tumblr

画手:lusciouswhiteflame

画手链接:http://luscioushwiteflame.tumblr.com/


授权见P2

3.....2......1.....


新年庆图

(似乎有一点晚了)

是的.....

Mass effect 男斜坡和开灯的文章授权我要到了....

正在进行翻译...

估计1周内应该能吃一点成果吧....


希望大家会喜欢...

(柯基翻译水平有限,如果之后出的翻译有问题,希望大家能够指出来..谢谢!)